【法扎/莫萨】奇迹降临那一夜(上)

这次大概是上中下

歌手少年莫/瘾君子少年萨

年龄操纵,年差也不是六岁了……我的锅

可视为二战后有美国地名和美国元素的架空文,因为没有考据【跪好,不科学都是我的…
没有三观(:333

warning:mob萨提及,没有车。一方未成年莫萨假车,咱不会写车【默默哭泣。以及瘾君子萨列里。ooc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萨列里属于最无可救药的那群人里的一员。

他嗑药,没钱嗑药,在犯瘾的时间里动也无法动弹,等着嗑药。他吸完毒躺在酒吧里的沙发上,望着天花板上汇成的灯光海洋等着有人出钱干他。萨列里的钱不够吸毒,所以他找人干他以换取毒品。苯丙胺、吗啡、可可精、白粉、安非他命、海洛因、红魔鬼,...

【法扎/莫萨】罪恶渊薮(下)

警告:略微黑化的小莫和哭包萨老师【不

上在这里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*****

事情是怎么进展到这一步的?

萨列里又在自己的手腕上添置上一道伤口的时候,他已经收到了莫扎特这个月来的第三次告白。他只能跪下来向着十字架祈求上帝,终止这所有的折磨,终止莫扎特对萨列里的爱。他跪在没有铺地毯的冰冷地板上,弯腰蜷缩下去,额头碰到了地板。他发出一阵压抑的呜咽,沾血的匕首脱离他的手掌,磕碰出声响。

上帝啊,护佑您的神子不再爱萨列里吧。

哪怕萨列里爱着莫扎特。

萨列里哭了,震颤着他被欺压至此的怨恨,黑炎烧起的嫉妒和他不愿承认的、被爱着的幸福。或许在他深深埋藏的,沾满灰尘的角落,还...

【法扎/莫萨】罪恶渊薮(上)

复健(:33)

写得比较糙,挫挫的……还没写完就感受到了它的挫……

先放一截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只想要萨列里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这个想法时常抓挠莫扎特的心智,欢快的音符在五线谱上渐渐变了调,黑色扭曲的音符燃烧起不属于莫扎特的暗色情感——那是莫扎特想象中的萨列里(他猜想宫廷乐师体面有礼的外表下有个阴鸷的灵魂,渗透了萨列里的灵,不时浸润出躯壳,在那个夜晚传染给了莫扎特)。他不断揣测乐谱所写究竟是不是萨列里,黑色音符占满一页便被弃置于地,密集的黑墨又迅速占领了下一张乐谱纸。

萨列里,萨列里,萨列里。安东尼奥。

他暴躁地从琴凳上弹了起来,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,伸手去拿拆信...

【Guixon】Third Day of a Seven Day Binge*(狂欢的七分之三)

所以要更个已经写完的旧旧的粮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****


“留下影像吧,Hector。鉴于以后不会再见面了。”


******


“我像敬慕神那般爱慕你。”说话人像他最常有的表情那般,戏谑地笑着。


Peter理所当然把这归类为Dixon频繁谎言的添置,便也一笑置之。Dixon眼中转逝的痛苦到底只是商店橱窗折射了太过强烈的阳光,一时的晃眼不比杀手咧起的笑容更真实。

他提着装满食品的购物袋,Dixon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手机。不是一次性手机——...

【原创】献给你无尽苦难的长诗

一篇原创(:333)

简直觉得是挤出来的

跪……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他的头发是灰色的,皮肤也泛着脆弱的苍白,总是懒懒的佝偻着背脊,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,在夜里的城市游荡。

他注意他(城市中游荡的幽灵)很久了,他知道游荡的K身边的空气是不易接近的,笼罩着凝结的淡薄冰冷,莫名便会让周围的人在他的方向上止步,于是他选用了最暴力的方式破开这层空气。

晚上码头的大型集装箱之间,朝着K的侧腹扎了一刀。

“你也可以照着我来一刀,”他向K做出邀请,“毕竟只是我想看你被痛到的表情而已。”

但K没有动,只是捂住伤口,因疼痛泛上水汽的眼睛迷惑地看...

【HW】当亡灵舞蹈时 (爱丽丝paro)

不保证能写完,最近真的写不出来。

好吧,这在刚开始看一个故事的时候大概是个坏消息……

以及仍然害怕互动,评论可能不会回,也可能会,如果有的话hhhh……嗯(:333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Johnny,你被幻觉所扰。”他们对他说,关切、担忧地包围在他身边。

“不,”低沉的声音像黑雾一样在他耳边萦绕,“你知道我不是。”

John费力地眨了眨眼睛,试图整合矛盾的信息流。低沉声音的黑色痕迹覆盖在所见的真实上,犹如狰狞的抓痕,深深刻进显得虚妄的真实里。

“我很抱歉——导致现在的状况。”低沉的声音继续说。...

- Don't talk, John. Or I will be killed.

- You won't let me die, will you?

还是说点啥【【


蟹蟹熊太。给熊太一万朵花花

【HW】Blank(架空,短篇完结)

太久不发文已经忘记标题该怎么打【【【


是一篇不知道是什么的……什么。上个月开的头【【

不过写完觉得找回了腿文的乐趣。因为……写完覆灭的圆舞曲之后就处于不怎么写得出来的状态。


warning:在一起的开放式结局


旅……旅途愉快?


*****

这是一场发疯似的集体大逃亡。

John在行人间匆匆穿行——似乎平日里从没见过的各种奇异家伙在此刻通通涌现在街道上,被无以名状的恐惧驱赶,被迫的迁徙带有某种狂热却有序的气息。

没有人说得清他们在被什么追赶。最初,夸大的谣言仅传播了一个街区就变异得更加可怖与脱离实际,生活在日常的人们听起来定像是讽刺的笑谈传说,逃亡的人们却不可...

【HW】废墟之境

warning:一点点血腥画面。以及咱觉得不是特别算HE【什么叫不是特别HE【【【【

嗯……架空。咱都不想说了【【虽然觉得是时候该搞搞现代背景但我只能随咱的脑洞去了【跪

******

不断有灰烬从仿佛已然死去的灰蒙天空坠落下来,其下是错综复杂又拥挤林立的高耸工厂,喷出的黑烟似乎是灰烬来源的饵食。羽人女孩在尖利的建筑顶端唱起空荡脆弱的歌谣,无法穿越重重黑烟与灰烬的帷帐而注定不能到达远方。

她的翅膀是被灰尘沾染的灰色,末端已经失去羽毛,脏污地骨化。

 

 

John躺在薄薄的绒毯上,地面的冰冷气息透过绒毯浸入骨髓,手铐厚重金属味的冰凉更让手腕附近的部位寒冷得毫无知...

1 / 7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