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萨也没有治好洁癖。
法扎莫萨、miflo。fgo音乐家组也吃。

【法扎/莫萨】奇迹降临那一夜(4)

放弃上中下的划分了……

走图八,虽然我开的车都是假车

鸽了这篇一段时间,因为觉得前面写废了,可能现在也废把【不。

本章mob萨暗示

(1) (2)  (3)

(4)在这


——TBC——

【法扎/莫萨】When the Sun Dies Tonight(上)

消沉加犯懒了一段时间

好像坑越来越多了耶……

警告:虽然这部分还没有,但是主要角色死亡


******


我听过有人类杀死行刑人的传闻,这样位置的颠倒实在是不可思议。人类是短暂的、多数的,而我们则是永恒,是固定的位数,是适时带走人类生命的死神。

可我上任替代另一个人的时候,他却留给我一枚属于人类世界的领花——这似乎是装饰在人类脖颈上的饰品,他说这枚领花的主人是那个被人类杀死的行刑人。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正请求元老会将他封冻起来,我看着浅蓝色的冰渐渐漫上他的身侧,最后一个字句失去依托窒息在冰里。


我并不相信他,这只是一件人间的物件,而行刑人的衣服只有遮蔽身体的...

【法扎/莫萨】冬雪

一个狼孩萨列里的梗,没错是狼孩……

能接受就继续吧。

7000+完结


******


莫扎特是在一个洞窟看见萨列里的。那时候“萨列里”这个词还只是一块安静的铭牌,未曾有人把它读出来,也没有人冠以名讳。

那是冬天,莫扎特没有为快要到截稿日的乐谱而发愁,也没有为欠下的债务而忧心,只是伸展开双臂享受树林里清冽的空气。阔叶林的叶子早已落光了,腐烂在泥土里又被新雪盖好。雪貂钻出的隧道在雪底下形成迷宫,布施捕捉啮齿类的罗网。

他呵了口白气在手掌间,紧紧脖子上的围巾,踩着雪咯吱咯吱地往林子深处走,压塌了雪貂的迷宫。但这迷人的小动物大概并不在意,扑腾爪子又挖出新的密道来。...

【miflo】星幕之后(1)

巫师Mikele/吸血鬼flo
西幻AU

想了很久这个梗给莫萨还是miflo……

但突然发现rps不想写很长……所以后续大概会比较久之后??

ooc,不会写他们俩QAQQQQQ很犹豫要不要发出来

******

Mikele有些焦急地反复磨挲着手中的羊皮纸卷轴,朝马车窗外望了望。今晚天气还算晴好,只有几线发乌的绵厚云层遮住了月亮。他手边是一个刻有繁枝的漆盒,绕成环状围着一个纹章。那标示着某个家族,漆盒精致,或许还很显赫,但Mikele从没见过。

他跳下马车,从口袋里摸出银币递给马夫,急匆匆进了门。身后扬鞭的声音破空抽碎了宁静的夜晚,暗藏的秘密与即将发生的事物都蛰伏在静默的空气之下,唯...

【法扎/莫萨】奇迹降临那一夜(3)

解屏失败……走图八

试探一下还有没有人看233  

是的,是中中……我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写

警告:mob萨以及ntr?

(1) (2)

 (3)走这里


——TBC——

【法扎/莫萨】盒中幻境

一个短打小练习……不知道有没有后续,还想多写几个盒子……嗯。

我我我,先把瘾君子的梗写完……


******

萨列里又在新的盒子里醒来了。

木头小人检视了一下自己的关节,小心地动了动,又看着衣服与马裤上新上的黑漆,不自觉带上了一抹笑容。

那是年轻的音乐家替他新刷上的。在那之前,他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。

萨列里开始审视他的新盒子——昨天,莫扎特刚送上新的盒子,他的眼皮就沉重得睁不开了,只隐约听见音乐家说了带着暖意的晚安。莫扎特的语调总让人想起清朗的白昼,哪怕是晚安也联想起温和而不晒人的太阳。

萨列里才刚从长久的沉眠里醒来呢,太容易疲乏了,哪怕有个总是生机勃勃的音乐家在身边也是...

【法扎/莫萨】You Want It Darker, We Kill the Flame(完结)

如果你向往黑暗,就让我们扑灭光明。

恶魔莫x人类萨,把萨老师遭受流言的时间提前了(:3)

warning:黑化莫莫

summary:一个恶魔和人类的恋爱故事。


 ******


“求你,和我继续契约吧。”跪在地上的男人眼中不断流出浑浊的泪水,恐惧自己接下来吐出的词句。但世人皆惧怕的那个词最终还是经他的唇舌滚落下来,”我还不想……我还不想死!求你了!”


莫扎特歪了歪头,故意露出带着困惑的天真笑容,”可我已经完成了你要我做的事情,你再没有什么可以交付的,除了一个能让恶魔饱腹的灵魂。“


“求你了……”男人伏倒下去亲吻恶...

【法扎/莫萨】奇迹降临那一夜(2)

LOFTER网页版是炸了吗QAQ ……咱挂不了链接了
背书背傻了,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写了【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萨列里在学校得藏起来扎针。他站起来回答老师提问时抓挠着满是针孔的手臂,他的制服口袋里有时塞着针头,毒品都放在学校走廊带着锁的学生个人杂物箱里,就在萨列里的衣服与鞋子之下,书本资料之下。萨列里的秘密会呼吸,每时每刻都在膨胀,转着硕大的眼珠牢牢盯着萨列里,让他偶尔翻起一直存在于生命之底的恐慌,靠着学校的外墙连指尖都在颤抖。他试图倾听树上鸟儿的歌声,想象自己就是那只轻盈的鸟儿,最后只能蹲下来手指嵌入深棕色的头发,以几近弯折的角度深深埋下头颅。

他会想起早逝的母亲,在吸毒之后还算愉...

【法扎/莫萨】奇迹降临那一夜(1)

这次大概是上中下

歌手少年莫/瘾君子少年萨

年龄操纵,年差也不是六岁了……我的锅

可视为二战后有美国地名和美国元素的架空文,因为没有考据【跪好,不科学都是我的…
没有三观(:333

warning:mob萨提及,没有车。一方未成年莫萨假车,咱不会写车【默默哭泣。以及瘾君子萨列里。ooc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萨列里属于最无可救药的那群人里的一员。

他嗑药,没钱嗑药,在犯瘾的时间里动也无法动弹,等着嗑药。他吸完毒躺在酒吧里的沙发上,望着天花板上汇成的灯光海洋等着有人出钱干他。萨列里的钱不够吸毒,所以他找人干他以换取毒品。苯丙胺、吗啡、可可精、白粉、安非他命、海洛因、红魔鬼,...

【法扎/莫萨】罪恶渊薮(下)

警告:略微黑化的小莫和哭包萨老师【不

上在这里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*****

事情是怎么进展到这一步的?

萨列里又在自己的手腕上添置上一道伤口的时候,他已经收到了莫扎特这个月来的第三次告白。他只能跪下来向着十字架祈求上帝,终止这所有的折磨,终止莫扎特对萨列里的爱。他跪在没有铺地毯的冰冷地板上,弯腰蜷缩下去,额头碰到了地板。他发出一阵压抑的呜咽,沾血的匕首脱离他的手掌,磕碰出声响。

上帝啊,护佑您的神子不再爱萨列里吧。

哪怕萨列里爱着莫扎特。

萨列里哭了,震颤着他被欺压至此的怨恨,黑炎烧起的嫉妒和他不愿承认的、被爱着的幸福。或许在他深深埋藏的,沾满灰尘的角落,还...

1 / 4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